欢迎来到欧宝app官方网站

欧宝app

欧宝app

Product display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钱经理
手机号码:13967462232
联系人:白经理
手机号码:15869052899
QQ:3287692241
地址:永康市长城工业园金山东路12号

异型拉伸模具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 > 异型拉伸模具

欧宝app

产品名称:从乡村到城市拉伸影像传播的边界
发布时间:2022-06-16 16:50:27
来源:欧宝APP官网 作者:欧宝app下载
联系人: 钱经理
手机:13967462232
E-mail:
地址:永康市长城工业园金山东路12号

上一篇:路沿石模具与塑料路缘石模具的材质 下一篇:2022-2025年中国路缘石模
产品信息

  冯宇,独立策展人。2007年于深圳创办「圆筒艺术空间」,从事两岸四地华语独立电影的推介。曾发起「圆筒大学生影像展」、「深圳湾艺穗节,电影+影像展」和在农村展映的乡土影像展,并于两岸四地多个影展出任评委。组织策划的活动将放映行为拓展至城市荒地、厂房、公共场所、乡村祠堂、粮仓等,拉伸影像传播的边界。

  近十多年,乡建在中国重新成为热门。有趣的是,各种意识形态背景的知识分子、机构、院校甚至政府部门都热衷于乡建,出现了很多风格不一、行为不一甚至互相矛盾的乡建活动。

  大约在2010年,大学教授左靖和艺术家、策展人欧宁,在黄山市黟县的碧山村,发起了名为“碧山计划”的乡建项目。

  策展人和艺术家欧宁在一本Moleskine笔记本上展开了他对个人创立微型国家和一些知识分子乌托邦实验的历史调研,同时记录了他在中国安徽省黟县碧山乡创建一个共同生活的乌托邦的初步构思。欧宁计划在碧山乡创建的碧山共同体,是一个关于知识分子回归乡村,接续晏阳初的乡村建设事业和克鲁泡特金的无政府主义思想,重新激活农村地区的公共生活的构思,它主要是针对目前亚洲地区迫人的城市化现实和全球农业资本主义引发的危机,试图摸索出一条农村复兴之路。

  在这个笔记本中,欧宁阐述了自己在这方面的思考,同时也邀请一些设计师对碧山共同体的视觉系统、生活系统和建筑系统进行了一些草图的勾勒。这本小册子业已成为正在进行的“碧山计划”农村实践的蓝本,其目的是变成一个长期发展的项目。这本笔记本首次展出于2010年在上海举办的Detour:The Moleskine Notebook Experience展览。2011年8月20日-9月18日在深圳圆筒艺术空间展览。

  碧山村非常漂亮,有很古朴的一个古塔,一片稻田,是很淳朴的农村。放映地点在村子粮站的空地上,露天的。放映之前的准备工作做好了,就等着七点半开始放映。可慢慢天黑了还没什么人来,我们比较担心。大约到了七点十分,就发现星星点点的手电筒的光(好像连路灯都没有),慢慢从没有路的远处,汇集到有路的地方,从很小的路汇集到村子主要的路,慢慢人越来越多,一手持板凳、一手执电筒地来看电影。也有抱孩子的,有光膀子的,很自然的状态。板凳、椅子都从自家拿来,各式各样,什么款都有。

  我们放了若干部片子,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剧情片《小花》。这是当年红极一时的国产电影,男主角是唐国强,女主角是刘晓庆和陈冲,正是这部电影奠定了陈冲一线女演员的地位。

  可为什么要在这个村子放一部1979年的剧情片呢?因为电影曾经在这里取景。特别有趣的是,放映的时候,村民最关注的不是明星演员,而是看电影里的景物。看到电影里有座塔,就直接回头指远处,喏,塔就在那里。

  这时我才发现,这部特别主流、汇集了当时很多重要电影人的电影,还有这样非主流的解读方式。而在它的拍摄地,居然还有很多居民并没看过——不光是电影完成之后才出生的人,即使是经历过这部电影拍摄的当地人,看过的也不多。这让我思考,农村中的人,看电影的关注点跟城市人有什么不同。

  培田村地理环境非常奇特,它是三面环山的客家村,只有一条小路通往这个村子,基本与世隔绝。当初,村民是为了避战祸,逃到培田村,建了一个庞大的客家建筑聚落,家庭和家庭密切相连,村里的人大都是亲戚。相比在广东和福建其他地方常见的客家围龙屋——防御性特别强的那种半军事化建筑,这个村子显得放松、闲适,相对独立的环境让这里没有客家聚落常见的紧张邻里关系,居民的生活状态更舒适和放松。

  培田村是一个倍受各方青睐的地方,温铁军教授主导的乡建运动在这里建立了社区大学,与当地居民有很多互动。同时培养了很多年轻的乡建工作者,也为学术研究提供了场所和实践基地。同时,这里又是重要的民俗旅游景点。

  我们邀请了台湾导演柯金源,他是台湾最重要的一位环境、生态纪录影像作者,在香港也做过很多的放映。我们请他到培田村放映他的作品,向农民观众呈现生态在农村现代化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性、特殊性。

  我们也放了香港导演陈浩伦的纪录片《稻米是怎样炼成的》,让在这里从事乡建工作的很多年轻人,去思考现代化进程中城市与农村关系的的变化,感受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乡建运动如何改变了农业和农村,又如何改变身处其中的主体——人。

  在培田村,我们除了带来台湾、香港、中国大陆其他地方关于农村和乡村建设的话题和作品,也帮助当地的农民拍了他们自己的第一部纪录片。由纪录片工作者提供技术、设备和拍摄支持然后由当地的老人做导演,由他们自行决定拍什么、怎么拍。

  完成的作品是关于这个村子在50多年前的一些生活情况,有的人一直在这里生活,也有人选择离开去其他地方。片子的放映勾起了很多村民对那个时代的记忆,而彼此的记忆又有差异,为此产生了很多讨论、一直争论。讨论和争论的内容,也许隐匿但从未远离,对众人今天的生活还在产生影响。

  画面左前角落的白发老人,是那位建筑师,画面右侧的白发老人,是村民纪录片的导演

  照片上这一位就是那一部乡土纪录片的导演,这是影片映后交流的场景。角落上这位的白头发老人家,是这个村子少有的一位知识分子,后来离开村子到了厦门,成为一位建筑师。大家对村子的历史展开了很多讨论。

  整个在培田的放映,是给三方面的人:一部分是在那里的乡建工作者,其中有不少是实习的学生;另一部分是在那个地方居住和生活的村民;第三部分是对于乡建感兴趣或者研究乡建的外来知识分子。他们各自可以在这些话题中找到自己关心和擅长的领域,深入地进行交流。

  这些在农村的放映,我感觉不单是为他们打开,某种程度上更是为我打开,打开视野和思路。当我再回到城市,对我的放映也会产生其他影响。

  比如去年年底到今年上半年的第七届深港城市建筑双年展,我和王宏伟一起做影像展的策展工作。我们的思路是呈现一百年来中国南方尤其珠江三角洲城市化和城市文化的发展和变迁在影像作品的投射。从乡村回到城市,不变的是在地化的视角。

  第七届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于2017年12月15日,以“城市共生”(Cities, Grow in Difference)为主题,特别活动板块“群艺馆”中“城中村片场”拍摄的短片里,城中村的空间和居民第一次成为了真正的主角。

  我们从一部1918年的纪录片开始,纪录片的(外籍)拍摄者从香港上岸来到中国,然后到广州,到潮汕,沿福建,到浙江,途经杭州、上海、苏州,然后继续北上,到了天津,最后来到北京,经过了当时中国所有最发达的地区、大城市,其中主要是南方。他一路走一路拍,给我们留下了关于中国城市最早的影像记录。这是一部默片。放映的时候我们邀请了香港做默片现场配乐最有经验的黄仁逵和他的朋友们,进行现场即兴配乐。这部电影颠覆了很多观众对于中国城市的既有想像,眼见为实,看到真切的、一百年前中国城市的形态。

  2017UABB第二次“共生实验室 × 做课 城中村故事会”活动嘉宾包括:孟丹峰(2017深双戏剧分策展人),张楚(音乐人),李凝(公共戏剧发起人,剧场和电影导演),周念念和施璇(舞者),王宏伟(电影人,制片,影展策展人),冯宇(2017深双影像分策展人),皮三(动画导演),李一凡(艺术家,导演),高鸣(设计师,导演,策展人),邱炯炯(导演,艺术家),武权(声音艺术家,即兴音乐演奏者),以及南头古城社区居民跌打诊所医生、修鞋大叔、太极好手、药店老板、包子西施、企业家、潮剧歌手、村民婆婆们等。

  我们也很希望能用更多元的视角,审视自己身处的这个城市、这个当下。于是邀请了7位作者来创作关于城市化、城市文化、关于城中村的短片,其中有王小帅、耿军等剧情片导演,也有武权这样的跨媒体艺术家,更多的则是李一凡、邱炯炯、高鸣、龙淼渊等纪录片导演,一共拍了7部不同类型的作品,对当下城市进行万花筒般的多元审视。让人高兴的是,不止一部作品在完成短片的创作后,还在继续向长片发展,比如李一凡导演的杀马特题材纪录片。

相关产品